张桂林 官方网站

http://zhangguilin.artlianhe.com

张桂林

总浏览人气:14142

  张桂林,1951年生于北京,197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,同年留校任教。1990年—1991年应西班牙马德里美术学院的邀请,作为访问学者在马德里美术学院学习并在欧洲考察。现为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。  从上世纪的80年代开始,张桂林先生即以其敏锐的感觉及时地参与了在中国的,对丝网版画的引入、研究和开展创作。在李桦先生的支持下,首先创立了丝网版画工作室,并纳入版种教学。不单自己培养了专业学生,也陆续为其他院校、团体培训了一批丝网版画的教学与创作人才。  丝网版画于今已在中国生根、发芽,历三十年,且已与其他版种并肩,共同推进着中国版画的发展。张桂林
查看详情>>

张桂林 艺术家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读张桂林先生水墨

  “传统”是一座山,有人在山上看风景,有人被压在山底下,永无出头之日。长久以来,我们背负着沉重的包袱看传统,在是否“传统”,是否“中国”的问题上费尽心力,却忘了是否是艺术才更重要。

 

  他不“传统”不是“中国画”画家,他又如此“传统”是具有中国精神的画家。

 

  张桂林在中国丝网版画的成就和贡献毋庸置疑,他在中央美院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丝网版画工作室。水墨是他的新作,他说不是“国画”是“水墨”,这里既有谦虚之意,也有得意之处。“中国传统绘画”是不同于“中国画”的概念,他的态度一方面是出于对“中国传统绘画”的尊重,另一方面也是对现在的“中国画”样式保持距离。而“水墨”就不同了他即可以是一个画种,也可以是一种绘画材料,亲切,轻松,看他的水墨,如释重负!

 

  近现代中国水墨探索是多条线索并行,除了传统样式之外,有徐悲鸿和蒋兆和为代表的以西方写实素描改造中国水墨的线索,另一方面是以林风眠为代表的以西方现代派绘画样式融入水墨,再后来的海派到当代的实验水墨,新文人画,新水墨,观念水墨等等,不断出现新的样式和艺术理论,同时在中国画内部也出现了“体系”之争。

 

  张桂林身在版画系,并不在乎体系之争,也不在乎姓“中”还是姓“洋”。其实艺术从来就不属于哪个体系,体系是教学之争而非艺术创作之争。很庆幸他远离了“国画”,却贴近了艺术。

 

  从林风眠到黄永玉到广军到张桂林,他们把水墨当作材料来自由创作,实际是一次水墨画的解放。北宋画家范宽说“师古人不如师造化”,张彦远的画论道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。

 

  可见艺术家的主观创造是最重要的,其次是模仿自然形态,再学古人技法。但完全拟古不化的,不但不是“弘扬”传统反而抑制了传统的生命力。

 

  他如此“传统”是具有中国精神的画家。

 

  后来慢慢发现中国画传统最重要的不是画面本身,更多是在画外。是否“传统”,不是因为水墨的工具,而是中国人面对自然,人生,独特的关照方式,具有东方的哲学意味,中国传统绘画的本质是智慧和精神,而不是勾皴点染。

 

  我们误会传统了!

 

  所以最重要的不是中国画的技法,而是中国人的想法,创造新的传统才是传统精神,才能赋予传统新的生命力,让传统回到现实活着走出来,而不是把传统供奉永远死去!

 

  中国绘画是人生的艺术,功夫在画外。中国人在有一定人生阅历以后,天然能够理解水墨,亲近水墨,因为水墨是人的智慧,灵性,感悟的综合体现。

 

  张桂林是具有中国气质的艺术家,他继承的不是可见的传统技法和样式而是看不见的传统精神。他心性豁达,直率,直接,不躲闪,直中要害。他是大智慧,含而不露,他的画越来越走近他的人了,他用笔用墨,极其朴素,简单,直接,因而也更有力量,从不矫揉造作。他多选取物象的局部,违反常理的构图,充满视觉张力,还没看够,已到尽头。

 

  他的力量来自于朴素,所谓“朴”,是未加雕琢的木头,是原始的美,本质的美。他常以游戏的心态作画,没有负担,象一个不怕死的将军在战场一样,色块,形态,点,线,都是他的士兵,交错,碰撞,遮挡,透叠,他统领全局收放自如。他的绘画任凭直觉的流淌,有音乐般的节奏,展现自然的秩序,一切自然而然。

 

  他尊重笔墨的自然状态,在有形与无形之中,寻找恣意的规律,因势而行,笔笔生发,不可重复,似乎人生也是这样!

 

  他无意表达传统,却承载了传统精神,他无意表达人生,却成就了人生的艺术。

 

成蹊于望京

 

2015年9月26日


扫一扫关注微官网